>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投49800回报450万”当诱铒,家庭式传销侵入燕郊

编辑:华仁医疗美容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 更新时间:2016-12-12 10:33

原标题:投49800回报450万当诱铒,家庭式传销侵入燕郊11月28日早上8时30分,数十名中年男女结队走出燕郊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距小区1公里外的东贸大厦,一场&ldqu

原题目:投49800回报450万当诱铒,家庭式传销侵入燕郊

11月28日早上8时30分,数十名中年男女结队走出燕郊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距小区1公里外的东贸大厦,一场百万富翁课堂正等着他们。

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距离燕郊800多公里。今年52岁的刘奇(化名)单独一人来到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在这里找到了他的好兄弟。一星期后,他又把叔叔和表弟带到了燕郊,为他所在的传销团队拉来两名发展层人员。

来听课的人大多是新成员,传销职员以国家支持打造7亿中产阶层为幌子诱骗新人。实际并无产品,也无实体,讲师口中的赚钱模式,就是拉人头入会。

据传销人员介绍,在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参加传销的人数高达2000人,分离以家庭为单位租住在小区内。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通过卧底传销窝点懂得到,49800元是这一传销系统的入门资金,系统中的领导层利用角色表演增加神秘感,轮流上阵对新成员洗脑、展示百万收账短信进行诱惑。

投资49800元,回报450万元,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新成员相信自己就是下一个百万富翁。和以往传销不一样,这样的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拉人头式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不吃大锅饭,不打地铺,利用注册公司作为外衣,将深陷传销的人员紧紧困在发财白日梦里。

11月28日下午,燕郊东贸大厦写字楼2018室内,一名讲师(传销人员)正在为现场70多人讲解传销纯资本资金盘运作模式,宣称18个月赚450万、玩儿的就是分钱游戏。    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燕郊传销模式,实则没有任何产品。

陷入传销:

燕郊小划分散的致富家庭

来自内蒙古的刘奇,今年52岁。自以为最近两个月才找到人生方向。

东方夏威夷南岸二期,距天安门直线距离30多公里,附属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小区有许多刘奇的亲戚朋友。大家千里迢迢聚在一起都是抱着一个发财梦。

刘奇称这里为北京七环,经济枢纽。

二期10号楼5层501室住着刘奇的叔叔、弟弟、街坊,年纪最大的六十多岁,最小的四十多岁。外人眼里,501室住的就是一个一般的家庭出租户。一个月前,刘奇把他们带到了这里。

你算是来对了,要不了多久你也会赚大钱,我家里养着2000多只羊,还不如做这个赚得多。刘奇说到赚钱,激昂得满脸通红。两个月前,介绍刘奇入伙的好兄弟曾经拍着胸脯向他保障不会吃亏。半信半疑的刘奇开着老款捷达,跑了800多公里来这里听课。

到了第二天,他差点分开,好兄弟叫他保持两天,这不是传销,没有限制人身自由。

听了这句话后,刘奇思维产生了转变,在他看来,传销应该限制人身自由,吃大锅饭,睡地铺。但这里相反,好吃好住,也不限制自由。

18个月最多能赚450万。两天后,刘奇头脑里只剩下450万的发财模式,他说,这不是假的,我看过C3(管理层)的银行流水,真的有那么多。

离家两个月,他有时会打电话回家,每一次都说正与老友相聚,年底回去。现在刘奇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家里2000多只羊,20多万的年收入,只希望在燕郊呆一段时间后,能赚到百八十万,回家给家里人讲讲他幸运的故事。

赵刚(化名)是刘奇的乡亲,来到501室的每天晚上,他都要翻一遍手机通信录。11月25日,他拨通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

我看了辆车,还差一万多,你便利的话借点儿给我。朋友在电话中也没犹豫,这钱借成了。

我们这行,准备49800元有个行规。刘奇说,借钱不能告知对方真实目标,除非拉他进来。

这里也有大学生,小区里另一传销家庭做着跟刘奇一样的发财梦,来自云南昆明的年轻女孩何柳荣(化名)被姐姐以投资做事业的名义拉来燕郊。半个月前,何柳荣还是昆明一家单位里的小白领,每月拿着4000块钱工资。

刘奇所在的投资组织,有一个工作系统。大家称为同德系统,在整个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均有散布,仅小区的二期就有十多户,每户至少住4个人,多的有10多人,大家关联大多是亲朋。天天的生活除了到距离小区1公里左右的东贸大厦听课外,就是在家剖析赚钱的模式,同时寻找有经济基本的朋友入伙。

同德系统收入均来自新成员带来的49800元入门资金,没有产品,被大家称为纯资本运作。这种分钱游戏在刘奇和何柳荣眼里是新型赚钱模式,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传销。

燕郊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二期某居民楼内,传销人员正在通过电话接洽认识的亲朋挚友,每拉一人入局,传销组织进账49800元。    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猖狂洗脑:

号称国家支持,打造7亿中产阶级

11月28日上午8时30分,数十名中年男女走出燕郊镇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距离小区1公里左右的东贸大厦,一场百万富翁课堂正等着他们。

2020年,7亿农夫要奔小康,我们做的就是让大家都致富。说这句话的讲师自称来自哈尔滨,名叫黄斌。

大厦2018室内,黄斌的开场白很活泼,讲课的主题很快从民间自愿互助慈祥众筹转到拉人头致富。

只看环境,很难想象这是一个造就人上人的富人俱乐部。不到50平米,透风前提不好的房间内挤满60多人。

黄斌在一段鼓励人心的开场过后,开始讲国家政策如何搀扶民间众筹。讲到行业背景时,她向新成员介绍,这是国家帮扶行业,这个行业需要打造7亿中产阶级,等到2020年,这个行业中大部分人将会成为7亿中产阶级之一,每人都是百万富翁。

她一再强调行业政策,实际上并没有详细名目。哪个部门公布的何种政策,详细内容是什么,黄斌只字不提。仅是借着政策名义,让听课者误以为同德系统是国家支持的项目。

对于臆造的政策,现场大多来自乡村的中年男女都没有过问,他们连传销是什么都不知道,更无从质疑。

接下来,黄斌扒开自己的人生阅历,从生意失败、参加直销、陷入传销到发现民间自愿互助慈善众筹模式。说到动情处,嚎啕大哭,讲述自己如何被传销坑到倾家荡产,终极在燕郊遇到民间互助理财项目,一年之内还清欠债又买了新房。

会场上,黄斌对政策的种种演绎,都在试图告诉会场的听众,为什么他们没有先富起来。而民间自愿互助慈善众筹为的是选择一部分有胆识的强人,甚至需要媒体时常报出一些负面,只是为了预防加入行业的人过多。

讲解快停止时,她压低声音称向在座的新成员泄漏一个大机密:政府说过,法无制止即可为,希望你们可以领悟到这层意思。

当天下午,统一大厦的1819室内,一位中年女讲师也在为同德系统新成员讲述着拉人头赚钱的利益。

看到没有,大大的两个字,暂存。这不是投资了,一定要转变思维,这是暂存。女讲师一边拿出手中标有级别的示意图,一边告诉在场的听课者,49800元只是暂时寄存,在发展下线后,每个新成员就能够分到6600元的推荐费用,同时也可以进级。

她除了宣称这是国家支持的项目之外,还告诉听课者这是一个互助的行业,谁带你来的,就给他推荐奖,也叫担保金,新多宝娱乐城。新人就应尽快懂得赚钱模式,多拉些人进来,尽早赚到450万。

这样的课程,在新成员来的七天时间里,每天都在重复着。

11月28日晚,东方夏威夷南岸二期17栋三单元801室内,自称是传销头目的曹兴刚为10余名新老传销人员展示一百多万元的银行流水短信。    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模式陷阱:

交49800元回报450万的白日梦

人人都在说450万,人人都拿着49800元入局,却没有成员见过钱到了哪儿去。

黄斌擅长营造氛围,发展层将信将疑时,她会举出例子:大家说,城管为什么要去抓小摊贩?假如不去抓,全中国人都来摆摊,是不是就乱了,固然打击,不仍是有吗?她用持续的反问,加上人人都是百万富翁的致富梦操控着听者的思维。

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自称曾经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做过谈判。光环的覆盖下,会场的男女听得更当真了。

洗脑过后,讲师表露的五级三晋制模式,更解释这是一个传销组织。

从带着初始资金,被称为发展层的新成员到最高的C3级别,共需5个层级。随着层级回升,底层成员也越来越多,3个、9个、27个……每个新成员所带来的资金,会被分配给上层。

如斯一来,等到成为统领243个成员的C3级大家长时,450万也就进入了腰包。整个过程中没有产品,所有的资金都来自于发展层的49800元。

讲师强调,交了49800元,排队不干活保准赚大钱,别人也能把你推到领导层。这被他们称作社会主义互帮互助。

但她却没有跟大家挑明,如果依照同德系统拉人头升级模式发展下线,最底层的人数将会远远高于上层人数,整个行业的钱也都来自底层投入。这样算下来,成为最顶层的人少之又少。

11月28日当天下午,东贸大厦第20层的一间房间是同德系统传销会场,一个中年男子也在讲授着五级三晋制的树状图,宣称是他们赚钱的法宝。

由上至下,按级别划分,最高为C3,其后为C2,以此类推有C1、B、A。A下面为发展层,也就是新成员,一共五个级别。从A开端往上即为家长,这个系统中最大为C3家长。按照他们的分配模式,新人入伙时需要缴纳49800元。

C1小家长作为系统中的会计,会在24小时之内将49800全体进行重新调配,A获得5000元、B取得4000元、C1获得8000元、C2获得10000元、C3获得14000元,推荐人获得6600元,2200元作为慈善基金纳入系统保留。将这些数额加起来,正好是49800元。每个级别分到的钱在这个行内称为岗位工资。如果所有的人员全满,C3大家长将会分到340.2万元。

对于这样的模式,养了半辈子羊的刘奇喜出望外,他坚信家里的2000多只羊远不如这样一个模式赚钱多。他向说:讲师的话很有道理。

然而,交了49800元的刘奇自素来到燕郊后,也拉来了多个亲戚朋友,却没有拿到一分钱。

11月28日晚,燕郊东方夏威夷南岸二期10号楼501室,一名C1家长(传销头目)向刘奇等人展示自己的18 张银行卡和信用卡。    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终极诱惑:

168万元进账短信引新人入局

根据知名反传销人士李旭的介绍,随着国家对1040工程传销体系的不断打击,近几年来,南派传销在此基础长进行变动,将这套纯资本运作传销新变种为49800民间互助理财体系。将一个纯洁的资金盘传销云集到燕郊,形成了一个数万传销人员大本营。

在这个传销系统里,不限制人身自由、严格掌握扰民,相对不发展本地人,参与者又能自由消费。这些不同以往的传销手腕,都能让传销者不断地拉来新人,而不被发现。

正因为这样的一个管理模式,刘奇和其别人将这个定义为透明项目,有时还会从他口出冒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词汇。

刘奇说,在燕郊地域,他们系统的总人数不少于2000人,最高领导人则是C3大家长。来这里两个多月,刘奇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有钱人,只是据说对方是一个贵州人,很年青。

17栋3单元。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卧底传销组织的第二天,一位C1级别的家长带来的消息,让501室等几个传销住处沸腾。

深夜10点,这个中年女人,带着刘奇等11个底层传销人士前往小区17栋。

敲开801室的门,沙发上体型微胖,谈话声音高亢的中年男子正是C3大家长,名叫曹兴刚,贵州人。

曹公然的身份是东方夏威夷南岸二期同德系统的主要带头人之一,他在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创立了现在这个资金盘。

这场见面会连续了一小时,曹兴刚向每一位新成员介绍着这个新生的赚钱模式。和讲师黄斌的话语一模一样,三句话不离国家政策和宏观调控。

我现在是C3,有的线我赚了钱也会出局。为让大家深信他的确赚到了钱,曹兴刚主动拿出手机,让新成员看他的银行流水。

呼啦一下,十几个新成员围住了曹兴刚,他不紧不慢地翻开手机短信,里面显示了近段时间的收账记载。一位中年女士看着短信,念出了声:一万四,一万四,一万四……

这只是一条线的,我满点的C3还有六个盘没有出局,最近的一笔是100多万的。随即,曹兴刚又展示了一笔11月底168万的进账短信。

气氛霎时宁静下来,成员们直直地盯着曹兴刚的手机,没人发现,这些转账记录仅是普通短信,并非真正的银行流水明细,真假难辨。

依据旁边C1家长的介绍,曹兴刚在操控着同德系统,他是主要的操盘手之一。

根据曹兴刚的描写,民间自愿互助慈善众筹是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主要经营项目。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北京)查问得知,北京博爱同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21日,住所在北京市朝阳区将台乡酒仙桥路甲12号四层4008室。

而该公司在2016年6月16日被北京市工商行政治理局朝阳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列入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房住所或者经营场合无法获得联系。

果然,这个公司的注册地并不是什么投资公司,而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办公场所。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这里一直是他们公司的办公地点,从没听说过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和其余传销人员一样,刘奇和何柳荣对于公司的性质也一无所知。

但这并未让大家的投资热忱减退。11月28日晚,在801室,三位云南籍中年女子在填了民间互助慈悲众筹申购单字样的表格后,提交了本人的身份证信息。

至此,同德系统又加入了三名新成员。

当天回到家后,C1家长拿出自己的十多张银行卡和信用卡摊在桌上,称来日要把这些钱分出去。

我下个月让儿子把工作辞了,叫他过来。见过曹兴刚后,刘奇坚决决心拉儿子入局。

新京报记者游弋编辑刘泽宁张太凌校对翟永军

福州华仁医院 整形中心  整形  美肤中心  美容  注射中心  无创  美丽资讯  金牌项目  明星案例  视频中心 
版权所有:© 福州市鼓楼区华仁医疗美容门诊部 版权所有
整形,整形医院,美容医院,福州整形
闽ICP备06000862号-1